小草莓app手机在线观看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岛国。

司徒镜挂掉电话,转身走向身后的白板。

白板的中间,用磁铁片贴着李锋的照片,然后以李锋为中心,一条条的线拉了出去,每条线,都贴着和李锋有关的人的照片,如果一些本该贴着那人照片的地方并没有贴上对方的头像,就会写上那个人的名字,或者某个机构、势力的名字。

诺大的白板上,赫然是一张由李锋联结而成的关系网!恐怕就是李锋本人,都没有司徒镜这么了解他自己。

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司徒镜是在破案,而只有司徒镜知道,白板上被他亲手制作出来的关系网络,就是他这几年乐此不疲的一个游戏。

这几年,他始终关注着李锋,看着他在秦城干掉苏州河上位,到现在混成了所谓的“西南王”;看着他名下多出一家又一家的产业,从一开始的勒天不夜城、苍龙保镖公司,到现在的勒天集团、光复集团、锋澜国贸集团;看着他从一个地下世界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披上军装,变成了龙部队的未来之星;

在这个看起来很长,实际上只有短短两三年时间的过程中,大多数时候他都只是个看客的角色。偶尔几次出手,也并不是亲自上阵,而只是推波助澜煽风点火,自认为可以弄死李锋,最不济也能给这小子找点麻烦。

更多的时候,他并不需要出手,只要看戏就好。因为他发现李锋这小子太能折腾了,好多人都想让他死,从一开始的韩擒虎殷长空,到后来的衙内,再到后来的吴家,有好多次,他都认为李锋必死无疑了,可事实却出乎他的意料。

那小子就像只打不死的小强,总是能够翻身,甚至让他的那些敌人吃一个大大的亏。

时至今日,李锋已经成长到,连昔日还是个走私大亨的他都需要仰望的角色。

而李锋这种身份地位上的变化,反倒让司徒镜提起了更大的兴趣,像是一个耐心的猎人,看到自己盯上许久的猎物终于长大了的感觉。

养眼清新毛衣美女满满粉红少女心户外写真

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……司徒镜想要的就是这种感觉,想看到李锋这栋高楼大厦,被他亲手推到的感觉。

走到白班前,司徒镜拿起一支红笔,在沐沧澜和薛战龙的照片上各自画了一个×。

“薛老弟啊,明年的今天,我给烧纸。”

看着照片上薛战龙的面孔,司徒镜得意洋洋的摇了下头:“沐沧澜是那小子的逆鳞,动了他的逆鳞,也就别想活着回去了。这可怪不了我,要怪就怪太蠢,我早就知道不是李锋那小子的对手,要弄死那小子,可靠不了们龙武装,们最多算是那小子的陪葬品。”

薛战龙不知道的是,司徒镜给他指出的,并不是一条生路,而是彻彻底底的死路!

他嘿嘿笑道:“沐沧澜一旦出事,李锋那小子非得发疯不可,值此关头,他要是犯了错,部队还不得把他那身绿皮扒下来。”

“李锋啊李锋,终究是沐猴而冠,一旦扒了那身绿皮,什么都不是,想让死的人那么多,我只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已。”

越想越得意,司徒镜一摇三晃的走回沙发上坐下,美滋滋的灌了小杯茶,才拿起电话拨了个电话出去:“已经说服薛战龙了,他那边随时会动手。”

“知道了,我这边会随时盯着。”电话那边的人回了一句,然后又笑道:“司徒先生不愧是研究李锋的专家,只不过以司徒先生的才华,一直呆在岛国太可惜了。不如回国帮我的忙怎么样,我身边正好需要一个高参。”

“算了吧,我就研究李锋在行,别的本事可没有。哪天李锋死了,我这个研究李锋的专家就没了作用,我是戴罪之身,担心被们利用完就扔了啊。杜月笙当年就把话说得很明白了,我们这种人就是夜壶,用得着的时候才拿出来,用不着的时候放床底下都嫌臭。”

对于那人的拉拢,司徒镜一点都不为所动,“更何况,万一们弄不死李锋呢?那小子只要一天不死,我就一天不回国,我当初就是被他撵出来的。越了解那小子,我就越知道那小子的可怕。”

电话对面的人哼了一声:“司徒先生太看得起他了,李锋就是个跳梁小丑,他死定了。”

“那就等他死了再说吧,要是李锋没死们死了,我会给们烧纸的,嘿嘿。”

“这纸还是留给司徒先生自个儿吧。”

司徒镜浑不在意,笑着挂了电话,扭头看到电视机上放着一个新闻,是关于一家南棒国釜山的一家大型企业最近陷入了股权纠纷,他嘿嘿笑了出来:“这是釜山七星派李康焕的公司吧,李康焕的儿子死在李锋那小子手里,他别的儿子还有下面那些干儿子们开始争权了,这下好玩了,谁要是弄死李锋那小子替他们大哥报仇,谁就能在这场竞争中获得优势,啧啧,这小子真尼玛能折腾,什么时候把地球都给折腾一遍。”

说罢,司徒镜又兴冲冲的走到白板面前

,写了张“釜山七星派”的纸条粘上去,专注得像是在搞科研一样。

李锋还不知道司徒镜这几年都在这么盯着他,否则也得吓出一身冷汗,任谁被自己的敌人用这种方式研究都会感到害怕。

……

这边,袁龙汉从跟着自己那几个雇佣兵那里,得知了龙武装大败的消息。

当他听说李锋一个星期不到,就几乎把龙武装剿灭,连薛战龙都被困在林子里,难以逃出生天后,顿时吓出一身冷汗。

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目瞪口呆的说道:“完了完了,早知道我就不该答应们的,原本以为们能弄死李锋的,谁知道人家三下五除二就把们灭了,我也要跟着们玩完!”

站在他面前的龙武装成员冷笑道:“袁老板,现在吃后悔药已经晚了,既然知道会跟着我们完蛋,那就用不着我浪费口水了。绑架李锋的未婚妻,逼他放我们离开华国,这是我们最后的生路,就说干不干吧!”

袁龙汉欲哭无泪:“我还有得选吗?”

Tags